壯麗70年·民族文化巡禮
來源:中國民族報 發布日期:2019-12-09瀏覽()人次 投稿收藏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文藝是時代前進的號角。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中國民族報文化周刊推出《壯麗70年·民族文化巡禮》欄目,從舞蹈、美術、電影等領域梳理和展示我國文化事業70年來取得的偉大成就,向新中國70華誕獻禮。

 


用壯美和激情譜寫新中國的時代華章—— 新中國舞蹈發展七十年(上)

春至百花香滿園—— 新中國舞蹈發展七十年(下)

大團結與新生活:新中國初期民族美術創作主旋律 —— 新中國民族美術創作70年(上)

民族團結 同心繪夢 —— 新中國民族美術創作70年(下)

民族題材電影中的國家敘事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民族題材電影回顧(上)

民族題材電影中的多元文化與文化自覺 ——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民族題材電影回顧(下)

新中國70年少數民族文學:百花綻放 全面繁榮

?新中國音樂70年:集聚力量 邁向高峰 詮釋自信


用壯美和激情譜寫新中國的時代華章—— 新中國舞蹈發展七十年(上)

 江東 

  戴愛蓮作品《荷花舞》

  1949年,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歷經苦難的中華民族終于推翻了三座大山,以一種空前的豪邁姿態邁入到一個嶄新的時代。與時代同行,新中國的舞蹈事業開始冒出綠芽,呈現出勃勃生機。

  豪情滿懷,新中國舞蹈事業開啟新征程

  中國當代舞蹈事業得以順利起步,與一代舞蹈大家吳曉邦、戴愛蓮直接相關。1949年7月2日,第一次中華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在北京隆重召開,戴愛蓮代表舞蹈界作了《舞蹈工作發言》的匯報。7月21日下午,中華全國舞蹈工作者協會成立,戴愛蓮任主席,吳曉邦任副主席,首屆理事會則由戴愛蓮、吳曉邦、陳錦清、梁倫、胡果剛、盛婕、田雨、胡沙、葉寧、彭松、高地安、游惠海、賈作光等13人組成。1953年,該會改組為“中國舞蹈藝術研究會”,后又改名為“中國舞蹈家協會”。

  新中國成立不久,舞蹈團體雨后春筍般出現,許多解放軍文工團、戰地綜合宣傳團等逐步向專業歌舞團體轉軌。1949年12月,中央戲劇學院附屬舞蹈團成立(后改組為中央歌舞團),由戴愛蓮任團長、陳錦清任副團長。這是新中國的第一個專業歌舞表演團體。大量少數民族專業藝術團體也紛紛成立:1949年,新疆民族歌舞團成立;1950年,云南省歌舞團成立;1952年9月1日,中央民族文工團成立(于1954年更名為中央民族歌舞團);1958年,西藏自治區歌舞團成立……

  舞蹈作品《洗衣歌》

  新時代對于舞蹈佳作的呼喚,讓革命現實主義和革命浪漫主義相結合的創作方法找到了最佳的用武之地,嶄新的舞蹈作品猶如天邊一抹云霞,開始在中華大地彌散開來,新的創作觀念和表現手段促成了嶄新的藝術氣象,為中國舞人的藝術感知力和創造力提供了一方絕佳的展示平臺,舞蹈佳作在中華沃野上不斷涌現。至1966年,中國舞蹈藝術從萌發到勃興,歷經了一個不斷開掘、錘煉、提升和超越的過程。新中國的舞蹈事業似一朵迎著朝陽不斷盛開的牡丹花,雍容大氣,為新中國的藝術圖景平添了一抹亮麗的色彩。

【詳細】


春至百花香滿園—— 新中國舞蹈發展七十年(下)

 江東 

 

  舞劇《絲路花雨》  

  回望七十年,時代風云變幻,但中國舞蹈藝術始終以美的內涵和美的姿容滋養著各族人民。當下,中國舞蹈界積極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讓舞蹈藝術成為實現人們對美好生活向往的階梯,并用自身的努力向藝術的高峰攀登——

  改革春風,催生新時期中國舞蹈新生機

  改革開放的春風,為新時期的中國舞蹈事業帶來春的氣息。來自甘肅的舞劇《絲路花雨》便是春之使者,成為新時期中國舞蹈的重要代表作。《絲路花雨》的出現具有多重涵義,它為新時期舞蹈事業帶來了新動力和新效能,同時,憑借著這部舞劇,一種被稱為“敦煌舞”的嶄新舞蹈樣式呈現于中國舞臺之上。

  此后,中華大地如雨后春筍般不斷涌現出新的舞劇作品。《阿詩瑪》《文成公主》《鳳鳴岐山》《半屏山》《岳飛》等一系列舞劇作品,承接著新中國成立以來所積蓄的創作經驗和探索意識,成為一個時代的舞蹈創作亮點,點亮了中國舞劇藝術的天空,也讓舞劇藝術得到了新的淬煉和激發。

 

  楊麗萍表演《雀之靈》  

  1980年,第一屆全國舞蹈比賽在大連舉行。這個由文化部和中國舞協聯袂舉行的全國性舞蹈大賽,讓一批佳作躍入人們的視野,如《再見吧!媽媽》《金山戰鼓》《水》《追魚》《希望》《海浪》等。隨著這次舞蹈大賽的成功舉辦,舞蹈界已呈花紅柳綠春意盎然之勢。1986年舉辦的第二屆全國舞蹈比賽中,又一批佳作涌現出來,《小溪·江河·大海》《踏著硝煙的男兒女兒》《奔騰》《黃河魂》等作品再一次讓社會看到了舞蹈界的飛速進步。中國舞人的理想和心血,成為時代精神的寫照。

  楊麗萍伴著《雀之靈》翩然而至。這位來自西南邊陲的天生舞者,憑著她獨立于世的舞動,逐漸成為萬人矚目的焦點。在《雀之靈》中,楊麗萍就是那只昂首孔雀的美麗化身,她用自己的故事打造并呈現出一個完美的藝術精靈。《雀之靈》確立了楊麗萍在中國舞壇上的地位,而這個美麗的“精靈”并未止步于此,《云南映象》《藏謎》《云南的響聲》《十面埋伏》,楊麗萍以一部又一部執著翱翔于藝術領空的大型作品,彰顯著她不竭的創作才思。

  張繼鋼是新時期出現的又一位優秀創作者。由他創作的舞蹈晚會《獻給俺爹娘》,從文化的角度切入,用舞蹈美學來呈現哲學思考,因而成就了一個時代的典范。《黃土黃》《俺從黃河來》《一個扭秧歌的人》《好大的風》等作品,謳歌了世世代代繁衍生息在華夏這一方土地之上的蕓蕓眾生,也為舞蹈所能達到的表現深度揭開了不凡的一頁。

【詳細】


大團結與新生活:新中國初期民族美術創作主旋律  

—— 新中國民族美術創作70年(上)

趙盼超 文/圖 

  

  《中華民族大團結》 葉淺予 1953年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民族美術創作實現了全面發展。藝術家們聚焦時代主題,集中反映各民族的幸福生活,誕生了一大批鼓舞人心、催人奮進的經典美術作品,并在宣傳黨和國家民族政策、促進中華民族大團結等方面發揮了獨特作用。

  新中國成立初期,在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精神指導下,我國文藝創作確立了為人民服務、為工農兵服務的方針。在此背景下,反映新中國成立以后各族人民翻身做主、開啟新生活、積極參與社會主義建設的題材,成為這一時期美術創作的主要表現內容。藝術家們響應國家號召,積極創作反映民族地區和少數民族新生活、新風情、新面貌的美術作品,催生了新中國第一次民族美術創作熱潮。

  “全國各族人民大團結”是民族美術經常表現的宏大主題,特別是新中國成立初期,涌現出大量經典作品。代表性作品有葉淺予《中華民族大團結》(1953年,年畫)、趙望云《解放大西北民族大團結》(1951年,年畫)、王臨乙《民族大團結萬歲》(1958年,雕塑)、黃永玉《全國各民族大團結萬歲》(1959年,壁畫)、黃儉等《民族大團結》(1958年,浮雕)、金梅生《全國民族大團結》(1959年,年畫)等。


 

 《初踏黃金路》 李煥民 1963年

  葉淺予《中華民族大團結》表現各族群眾圍繞在毛澤東主席周圍舉杯歡慶的場面,畫面中人物眾多、風采各異,不僅描繪出不同民族人物的形象特征,同時還表現了毛澤東主席與各族群眾之間的互動呼應關系。葉淺予為突出各族群眾與毛澤東主席歡飲的場面,去除了人物以外的多余背景,強化了身著民族服飾的人物形象產生的視覺沖擊力,同時采取波浪狀的構圖,讓人群充滿生機和律動,突出了熱鬧歡慶的氣氛。

  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民族美術還側重表現少數民族群眾翻身做主人、迎來新生活,以及他們嶄新的精神面貌和取得的建設成就。代表性作品有旺親拉西《草原上的愛國增產節約運動》(1953年,年畫)、石魯《古長城外》(1954年,國畫)、周昌谷《兩個羊羔》(1954年,國畫)、董希文《春到西藏》(1954年,油畫)、艾中信《賽馬會上》(1954年,油畫)、黃胄《洪荒風雪》(1955年,國畫)及《豐樂圖》(1959年,國畫)、黃永玉《阿詩瑪》(1956年,版畫)、李煥民《初踏黃金路》(1963年,版畫)、潘世勛《我們走在大路上》(1964年,油畫)、陳煙橋《歸途》(1961年,版畫)、妥木斯《送奶》(1964年,油畫)、哈孜·艾買提《罪惡的審判》(1964年,油畫)等。這些作品為新中國成立后的美術創作帶來一股新風,也推動了新中國繪畫藝術在“現代化”“民族化”“寫實化”“群眾化”等創新要素之間找到新的平衡點。

  【詳細】


民族團結 同心繪夢—— 新中國民族美術創作70年(下) 

 趙盼超 文/圖 

  《三個塔吉克少女》 靳尚誼 1985年

  新中國成立后,民族美術創作突破了傳統美術發展的舊有模式,豐富多彩的民族文化資源為其注入新活力。美術家們創作的民族美術經典作品在反映各族群眾新生活、構建時代文化精神、促進民族團結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民族熱與形式美:改革開放以后的民族美術創作

  改革開放為中國社會帶來勃勃生機,也為文藝界的創新發展提供了強大動力。這一時期,美術家們嘗試在題材內容、表現形式方面進行藝術探索,創造出了很多反映時代風貌、精神求索和生活氣息的美術作品。少數民族豐富的文化遺產和多樣的生活面貌成為美術家們藝術創作的突破口,諸如吳冠中、靳尚誼、詹建俊、劉秉江、陳丹青等一大批畫家紛赴民族地區采風寫生,尋求在作品表現內容和形式方面的創新。

  值得一提的是,改革開放后,國家民委直屬院校以及民族地區的高校在美術專業學科建設及實踐教學方面逐漸規范化和規模化,為培養民族美術創作人才提供了生力軍。從上世紀70年代末至90年代,民族美術創作人才和民族主題美術作品大量涌現,掀起新中國民族美術的第二次創作熱潮。

  這一時期,豐富多彩的民族文化資源為新時期藝術家們探尋藝術創作的時代風格提供了豐厚的滋養,并且為油畫藝術、國畫藝術的“民族化”和“當代化”探索作出了貢獻。代表性的作品有靳尚誼《三個塔吉克少女》(1985年,油畫)、詹建俊《飛雪》(1981年,油畫)、陳丹青《西藏組畫》(1980年,油畫)、劉秉江《塔吉克婚禮》(1984年,油畫)、徐芒耀《開拓幸福的路》(1980年,油畫)、阿布都克里木·納斯爾丁《麥西來甫》(油畫,1981年)、韓書力《邦錦美朵》(1982年,連環畫)、韋爾申《吉祥蒙古》(1989年,油畫)等。

《西藏組畫》 陳丹青 1980年

  靳尚誼在上世紀80年代立足于現實主義創作方法,借助民族題材創作出了既具有濃郁民族風情又具有強烈時代氣象的系列作品,《三個塔吉克少女》就是其中較為代表的一幅。作品中的三個少女蘊含著一種靜穆典雅之美,在三人安靜的交流中透出一種內在的張力,體現了當時社會對人性美的呼喚和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同一時期,詹建俊也創作了數幅民族題材油畫作品,如以塔吉克族女性為題材創作的《清風》《飛雪》等,在寫實主義風格基礎上,借助飛動的筆觸使畫面迸發出青春的氣息和生命的活力。

  劉秉江創作于1984年的油畫作品《塔吉克婚禮》表現了婚禮現場既熱鬧又隆重的場面。其人物造型采取了寫實主義的手法,中心人物——新娘刻畫得細致入微、惟妙惟肖。人物所處的空間背景則采取了裝飾性的處理手法,借助塔吉克風情十足的地毯圖案分割和區分空間,使整個畫面顯得既絢麗多彩又具有秩序感,形式感很強。劉秉江這種“人物的寫實性”與“背景的裝飾性”相結合的表現手法,對油畫在新時期的“中國化”“民族化”起到了引領和推動作用。

【詳細】


民族題材電影中的國家敘事——新中國成立70年來民族題材電影回顧(上)

 胡譜忠 

 民族題材電影《阿詩瑪》

  民族題材電影具有深厚的歷史文化底蘊。新中國成立以來,民族題材電影與時代同行,與社會同步,成為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新中國成立以前,中國銀幕上曾有過零星的幾部民族題材影片,分別展示過瑤、蒙古等少數民族影像。新中國成立以后,電影作為現代傳媒,迅速進入到新生共和國的文化建設洪流中來。從1949年至1966年,民族題材電影出產了約50部,展現了蒙古、藏、維吾爾、哈薩克等19個民族的形象與生活。其中,大多數的少數民族形象是首次登上銀幕,這也成為這些民族進入現代社會的里程碑。

  新中國的成立,使邊境、國界概念具有了確實的政治內涵。借用人類學家王明珂的一個巧妙比喻:當我們在一張紙上畫一個圓形時,事實上是它的“邊緣”讓它看起來像個圓形。新中國成立初期,邊疆的地理空間展示是標示現代中國政治身份的重要手段,自然成為中國電影文化的重要陣地,這也造就了“樹立國家意識”這一民族題材電影的重要文化功能。

  民族題材電影《冰山上的來客》

  在一系列民族題材電影中,各民族共同守衛著祖國的邊疆。民族題材電影中邊境線的反復強化呈現,正是新生共和國國民教育的重要一課。人們在電影放映中第一眼就看到“國家”,對國家的認同與歸屬感在潛移默化中得以建立起來。這也是我們在《草原上的人們》《山間鈴響馬幫來》《神秘的旅伴》《勐垅沙》《冰山上的來客》等民族題材電影中,反復看到“反特”亞類型的緣故。

  而關于少數民族的“解放”與“革命”的敘事,在這一時期的民族題材電影中占據主要地位,并在國家敘事中逐漸“根基化”。“解放”敘事多以主人公命運為主線,演示“解放”“翻身”前后的巨大差異以及歷史性進程。這一“解放”敘事主題以《蘆笙戀歌》《農奴》等作品為代表,成為新中國成立初期民族題材電影基本的主題類型。同時,當新中國以一種與舊制度及其文化體系決裂的嶄新面目出現時,關于“革命”的影片也占據了這一時期民族題材電影的多數,而“解放”則是少數民族切身的政治訴求,于是“革命”敘事和“解放”敘事相輔相成。在黨的領導下,各族人民受到共同的歷史觀的召喚,共同見證并參與了歷史性社會變革。共同締造了新生的共和國歷史,鑄就了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

  新中國成立初期,中央人民政府派遣中央訪問團到民族地區化解民族隔閡,中央新聞電影制片廠制作的紀錄片《國慶》和其他新聞紀錄片使得這種溝通與交流變得更加容易。隨后,地處東部的幾大重要電影制片廠多次來到民族地區拍攝故事片。國家也先后在不同地域建立電影制片廠,其中包括內蒙古、新疆、云南、廣西、寧夏等民族地區的電影機構,或生產紀錄片,或譯制少數民族語電影,為國家以及民族地區自身生產出豐富多彩的影像。邊疆省份還建立了電影公司,負責電影的放映和發行。在這些影像中,社會主義發展道路成為包括55個少數民族在內的中國人民共同的心愿,匯聚成新生共和國浩浩蕩蕩的歷史發展潮流,也孕育催生出了社會主義新中國的“文化主體性”。

【詳細】


民族題材電影中的多元文化與文化自覺

——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民族題材電影回顧(下)

 胡譜忠 

  《西藏天空》劇照

  改革開放以來,民族題材電影堅持社會主義文藝創作的基本原則,立足當代挖掘社會文化資源,以更積極的態度回應宏闊的社會變遷,民族題材電影迎來新的發展機遇。

  新時期:題材拓展與文化轉型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隨著社會文化轉型,民族題材電影的文化表述也為之一變。在承襲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固有的主題類型之外,也應時代之需,新增了新時期新生活、少數民族歷史等新主題類型。

  從1977年至1999年,據不完全統計,民族題材電影約有193部,展現了30多個少數民族的形象和生活,民族題材電影產量較之前有了巨大的飛躍。這一時期,內蒙古電影制片廠、天山電影制片廠、云南民族電影制片廠、廣西電影制片廠等都利用其地域性民族文化優勢,制作出大量的民族題材電影。

  改革開放之初,國家非常重視民族地區的電影生產,選拔了一批少數民族學員到北京電影學院、上海戲劇學院等藝術類高校學習,為各民族地區電影創作培養了重要骨干。天山廠導演廣春蘭利用新疆多民族的歷史文化資源,以及獨特的地域文化景觀與傳統,開發出了別具一格的新疆電影樣式,創作出一系列富有時代氣息的作品,成就了“廣春蘭電影現象”。內蒙古廠的塞夫、麥麗絲在上世紀90年代電影事業低谷時期,創作出了一系列“馬背動作片”,在中華民族的歷史脈絡里展現蒙古族的英雄故事,以精湛的馬術動作、宏大的場景畫面震撼了當時的中國影壇,成就了內蒙古廠的輝煌。

  當時對民族題材電影產生根本影響、并成為新時期文化轉型代表作的,有幾部作品,如《獵場札撒》《盜馬賊》《青春祭》等,使得少數民族影像成為新時期電影文化的重要載體。這也是藝術家自覺地從主流文化“邊緣”處探幽發微,挖掘出曾經被忽視的民族文化傳統,為中國現代化社會變革尋求新的文化資源的嘗試。

《天琴》劇照

  張暖忻導演的《青春祭》取材于知青文學。傣寨對于來自大城市的知識青年而言,是一處療傷之地,不僅填補了她親情的匱乏,還啟迪了她沉睡的“天性”。而在田壯壯的《獵場札撒》《盜馬賊》中,導演分別以空間化的蒙古族、藏族影像來對當時中國的社會文化發言。《獵場札撒》以一種紀實風格刻畫了一種古老而尊崇信念的草原民族文化,其后的藏族題材影片《盜馬賊》則講述了一個寓言式的故事,但其本質上仍沿襲了以往民族題材電影中“國家本位”的敘事傳統。

  值得一提的是,上世紀90年代“新紀錄運動”中出現了相當多的民族題材紀錄片。社會文化轉型以來,紀錄片作者們敏感地意識到,遠離現代生活的民族地區仍存留著久遠的民族文化,但正面臨著社會轉型的沖擊。從文化表述的角度看,這些紀錄片編導的視角和立場無疑受到時代精神的影響,在題材上關注“邊緣文化”。《山洞里的村莊》《三節草》《神鹿呀,我們的神鹿》等作品成為民族志紀錄片的經典,這些紀錄片從多角度啟迪了少數民族影像的各種美學轉向。

【詳細】


新中國70年少數民族文學:百花綻放 全面繁榮

梁庭望 

  新中國成立70周年,是中國少數民族文學得以確認并不斷發展的70年、百花綻放的70年、萬象更新的70年。“民族文學”的概念,是1949年新中國成立前后才提出來的。當年9月,茅盾在研究《人民文學》創刊號時首次提出這一概念;10月25日,《人民文學》創刊號面世,序言中正式提出“民族文學”這一概念。自此,少數民族文學迎來了良好的發展機遇。

  黨和政府高度重視少數民族文學發展

  新中國成立才25天,就提出“民族文學”這一概念,可見黨和政府對少數民族文學的重視程度。1950年,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成立,郭沫若任會長,民族文學研究成為該會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1955年五一勞動節,老舍召集漢族、彝族、侗族、東鄉族、維吾爾族、蒙古族、苗族、朝鮮族8個民族的11位同志,舉行民族文學座談會,商討民族文學的發展問題。1958年7月17日,中共中央宣傳部召開少數民族文學史編寫座談會,正式提出編寫各單一民族的文學史,這是破天荒的一件民族文學盛事。之后,分別于1961年、1979年多次召開編寫工作會議,推進民族文學史編寫,至今已經全部完成。70年來,在黨和政府的關懷下,少數民族文學得到了空前的發展,可謂今非昔比。

  在這樣的背景下,少數民族文學學科逐漸形成并不斷壯大。1950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成立中央民族學院(中央民族大學前身);1951年6月1日正式開學;1952年語言文學系成立,語文系先后開辦了藏、彝、納西、景頗、傈僳、拉祜、哈尼、壯、布依、傣、侗、水、黎、苗、瑤、蒙古、維吾爾、哈薩克、柯爾克孜、滿、朝鮮、佤、高山等24個語言文學專業班班次。之后,西北民族大學、西南民族大學、中南民族大學、廣西民族大學、云南民族大學、廣西師范大學、新疆大學、云南大學、北方民族大學、內蒙古民族大學、西藏民族大學相繼設置了少數民族文學專業。70年間,少數民族文學學科不斷完善,人才培養完成了從本科到碩士到博士和博士后的邁進。1980年,成立了少數民族文學的第一個碩士點;1983年,成立了第一個博士點;之后,全國多所高校設立碩士、博士點,基本覆蓋了各個民族的文學研究。學科建設方面的發展和完善,為進一步推動少數民族文學研究奠定了人才基礎。

  越來越多的民族文學研究機構建立起來,并不斷完善。民族文學的研究,最早是由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推動的。1955年,中國科學院文學研究所成立,也開始民族文學研究工作;1977年5月7日中國社會科學院成立以后,轉由該院中國文學研究所進行。1980年,中國社會科學院少數民族文學研究所成立(2002年更名為民族文學研究所)。隨后,各省市區也建立了相應的機構,有的是單獨的機構,有的附設在相關研究機構內。比如,廣西社會科學院壯學中心、西藏社會科學院《格薩爾》研究中心等。與此同時,各相關高校也建立了研究機構。比如,中央民族大學1980年建立了民族文學藝術研究所。2001年,該所撤銷,新成立的民族文學研究所,附設于民族語言文學系內。不少地方民族院校和一般高校,也相繼建立了民族文學研究機構,形成了一個比較完整的研究體系。

【詳細】


?新中國音樂70年:集聚力量 邁向高峰 詮釋自信

李詩原 

  新中國音樂在開國大典上的《義勇軍進行曲》聲中“入拍”了,就在軍樂指揮家羅浪抬起雙臂、揮動指揮棒的那一剎那,這部浩大、宏闊的“祖國交響曲”起奏了,并從此鑄成一條保衛新中國、建設新中國、歌頌新中國的“主旋律”,貫穿新中國70年的歷史發展,進而為新中國所需要的戰斗力、軟實力、正能量提供不竭的動力。伴隨著人民解放軍進城,來自解放區和原國統區的兩支文藝大軍勝利會師,共同開啟了新中國音樂事業的航船。伴隨著高等音樂院校的建立、改建和調整,新中國音樂教育事業起步了;伴隨著一批國家級音樂院團的建立,新中國音樂表演事業起步了;伴隨著唱片社、音樂出版社、廣播電臺文藝部的建立,新中國音樂傳播事業起步了;伴隨著音樂研究所的設立和音樂雜志的創刊,新中國音樂理論事業起步了。新中國音樂作為一部以“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的民族化、群眾化音樂為“主旋律”,以講究技術、突出學術、追求卓越的學院派專業音樂為中間聲部,以傳統音樂為低音聲部,且還不時出現一些對位化段落和聲部轉換與交接的交響曲,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集聚力量,并不斷向“高原”“高峰”攀登,講述“中國故事”、表達“文化自信”,成為新中國文化中一道絢麗景觀和一個重要層面,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重要“文化標識”。

  1、前進在走向復興的路上  

  新中國音樂是一首和平之歌,從那“雄赳赳,氣昂昂”“保和平,為祖國”的戰歌聲中走來,從那“我們熱愛和平,但也不怕戰爭”和“朋友來了有好酒,豺狼來了有獵槍”的誓言中走來,長舒了一口“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和“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的豪氣,并在新時代軍隊和國防建設的新語境中,傳遞出“招之能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的決心和勇氣以及“以戰止戰”和“止戈為武”的戰爭倫理。新中國音樂是一首友誼之歌,在“全世界人民團結緊”與第三世界人民的“手拉手”中走來,在“牧場上的家”和“佐渡小調”的美妙旋律中表現出了東方古國應有的大度和氣度;在“絲路追夢”的美妙樂聲中表達出對“一帶一路”國家和人民的友情,并在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價值構建中得以升華。新中國音樂始終為戰斗力、軟實力服務,激發了中國人民的斗志,表現出了大國風度,唱出了和平之歌。 

  新中國音樂是一首建設之歌。作為一首用汗水和熱血凝成的豪邁之歌,它回蕩在北方森林,回蕩在南國椰林,它是十三陵和三門峽工地上的號子,是南海漁民晚歸的漁歌;它合著大慶油田“磕頭機”的節拍,用蜿蜒曲折的成昆鐵路和西藏天路作為旋律,用充滿力與美的節奏和韻律,見證了“三線”“三北”工程和西部大開發戰略,見證了特區及浦東、濱海的發展,也見證了港珠澳大橋的長度,循著京津冀一體化、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步履,最終成為“抒情新時代”的表達。它還是一首首迷人的旋律,訴諸“走上高高的興安嶺”那長調般的詠唱,訴諸“馬兒啊,你慢些走”那詩人般的浪漫,訴諸“在希望的田野上”和“在中國大地上”的激情,表達出全體勞動者的榮光和豪情。  

  新中國音樂是一首和諧之歌。它是軍民一家的表達——“解放軍同志請你停一停”“端一碗奶茶給你嘗”“三杯美酒敬親人,親人就是解放軍”“同志哥請喝一杯茶”“大紅棗兒甜又香,送給親人嘗一嘗”“蒙山高,沂水長,我為親人熬雞湯”“千萬河水清又清,我編斗笠送紅軍”……這一碗奶茶,一把棗兒,一頂斗笠,作為一種樸素而實在的給予,歌唱著軍民融合,也傳達出革命戰爭年代就業已生發的魚水之情。它是祖國統一的呼喚——“臺灣同胞,我的骨肉兄弟”“鼓浪嶼四周海茫茫,海水鼓起波浪,鼓浪嶼遙對著臺灣島,臺灣是我家鄉”“小河彎彎向南流,流到香江去看一看,東方之珠,我的愛人,你的風采是否浪漫依然”“你可知Macau不是我真姓,我離開你太久了母親。但是他們掠去的是我的肉體,你依然保管我內心的靈魂”……用親切的話語將海峽兩岸暨港澳地區緊密連接在一起。它是民族團結的紐帶——五十六個民族同唱一首歌,激勵著五十六個民族手牽手、心向黨,沿著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奮勇前進。      

  【詳細】


 

(編輯:張雪娥

[字號: ]


網站聲明
本網站是國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網站,所收集的資料主要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也不具有任何商業目的。如果您發現網站上內容不符合事實或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電話:010-82685629 電子郵箱:zgmzb@sina.com
感謝您對我網的關注!

最新新聞

專題

更多>>
  • 眾志成城 抗擊疫情
  • 中華文化講壇
  • 壯麗70年·民族文化巡禮
特区七星彩 适合长期价值投资股 河北好运3走势图 福建31选7开奖视频 下载四海单机麻将全集 王者电玩城app最新版下载 河南快三跨度数 即时比分直播 ic股指配资 大众麻将胡法大全图片 广西快乐十分钟开奖 中山期货配资公司 派思股份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