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麗70年 我和我的祖國
來源:中國民族報 發布日期:2019-10-18瀏覽()人次 投稿收藏

  “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無論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贊歌。”每當熟悉的旋律響起,心中便升騰起對偉大祖國深深的熱愛和眷戀之情。值此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中國民族報文化周刊推出《壯麗70年·我和我的祖國》專欄,禮贊新中國70華誕。

 


難忘開國盛會

長白盛開金達萊

會唱歌的下枧河

給祖國寫信

祝福祖國

參加開國大典

放 歌 祖 國

千籃花 萬籃花

初心昭日月 豐碑立千秋

燈之傾向我的姿勢

三峽花雨

一次難忘的評獎

大美青海

溫暖一位藏族老人的生命之光


  難忘開國盛會

 □ 季音 文/圖

  

  1949年10月1日晚,燈火通明的天安門廣場

  70年崢嶸歲月彈指一揮間,中華大地舊貌換新顏。正值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96歲高齡的高級記者季音回憶了他在開國大典前的那段經歷。

  在我的新聞工作生涯中,70年前采訪締造了新中國的新政協會議和開國大典,是我畢生難忘的。我作為南京《新華日報》特派記者,自始至終全程見證了這次歷史盛會。

  1949年9月18日,我從南京下關渡江,在浦口搭乘平滬列車北上。那時,鐵路交通剛剛恢復,沒有臥鋪,我坐的是硬席座位,列車整整奔馳了兩天兩夜才到達北平(即今北京)。盡管旅途疲乏,但我第一次坐上人民的列車,又是去參加這個千載難逢的盛會,依然十分興奮。

  到達北平后,我即去人民政協會議秘書處報到。大會工作人員十分熱情,把我安排到前門外西河沿的一間旅館里。前來參加大會采訪的記者大約有數十人,當時大西南和華南等地還沒有解放,因此沒有那些地方的記者。

【詳細】


長白盛開金達萊

□ 尚書華

  展開中國版圖,在雄雞喙下部有一座邊城,這就是吉林省長白朝鮮族自治縣。

  發源于長白山南麓的鴨綠江,沿中朝邊境的這座小城緩緩流過。

  這里環境優雅、小城恬靜、居民幸福。這幸福來自于中華民族一家親的理念;來自于平等、團結、互助、和諧的民族關系。

  新中國成立70年來,在這塊東北邊陲的土地上,漢族、朝鮮族、滿族等多民族兄弟姐妹情同手足,相濡以沫,共同書寫下民族團結進步的和美篇章。“全國百佳深呼吸小城”“中國最佳民族生態旅游名縣”“全國民族團結進步先進集體”……一串串的榮譽讓這座在長白山腹地、鴨綠江北岸的小城熠熠生輝。

  走進長白,你很快會被山野般純樸的民風吸引。不管是在車流人行的街上,還是在小巷、社區或休閑廣場,倘若問路,或打聽某個單位某個人,當地人一定是熱情地、不厭其煩地講清楚,生怕對方人生地不熟多走冤枉路。盡管有的大叔大媽漢語說得不很流利,但這種純樸和諧的氛圍依舊會撥動人的心弦。

【詳細】


  會唱歌的下枧河

□ 林秋妮

  

  秋爽圖(中國畫) 鐵生

  我們是乘著竹筏來到河池市宜州區祥貝鄉古龍村的。這里是下枧河的一個河段,河水清澈見底,兩岸風光迷人,環境清幽,偶有鳥兒的鳴叫從岸畔的竹林中傳來,點綴著平和安逸的美景。忽然,岸上桑田里傳來清脆的山歌:“釆桑農婦心頭樂,發財心涌口唱歌;一邊摘葉臉帶笑,汗水換來好生活。”優美動聽的山歌讓過往的路人駐足傾聽。

  祥貝鄉古龍村地處廣西羅城仫佬族自治縣和宜州區的交界處,下枧河系珠江水系西江支流龍江支流,源于環江毛南族自治縣東興鄉,自北向南流經宜州區祥貝鄉、劉三姐鎮匯入龍江,全長151公里,在宜州境內長37.5公里。下枧河流域生活著壯、漢、瑤、苗、仫佬、毛南、侗族等民族,這里旅游資源豐富,有著喀斯特山水田園風光、濃郁的少數民族風情以及多樣的文化遺產。

  這條河流域的歌圩節已有上千年歷史。宋人著《太平寰宇記》有壯族“男女盛服……聚會作歌”的記載。宋元以后,壯族山歌的發展尤為突出,歌會十分盛行。到了清代,形成了數百人以至數千人聚唱的大規模“歌圩”。如今的廣西“三月三”歌圩節,就是后人為了紀念劉三姐“成仙”,在每年農歷三月三,唱山歌三天三夜而形成的。

【詳細】


 

  同心同德 多姿多彩 王蒙書

 


給祖國寫信 

□ 阿勇


  一

  不動用遼闊的藍

  也不借助浩瀚的壯美

 

  我只寫寫平凡的小草

  高過三月春風九月秋雨

  高過冰雪下的渴望

  高過沾著泥巴的腳踝

  和窗后久久凝視的目光

  倘若小草喜歡

  她可以攀上懸崖,高過山脈

 

  其實,小草已高過云朵

  每次掠影都有鷹的撫摸

  每滴雨都帶來彩虹的吻

 

  因為是你,托起小草

  在任何一處可以挺身的地方

  改變羸弱,除卻荒涼

  小草成為你綠色的流水

  她們自信的根,植入大地

  表達蓬勃的心愿……

【詳細】

 


  祝福祖國

  □ 阿尼沙

  我的家鄉在新疆哈密,是新疆通向內地的要道,自古就是絲綢之路的咽喉。作為鐵路子女的我,從小就渴望著能坐著綠皮火車去內地上大學。上世紀90年代初,我如愿來到西安上大學。西安厚重的歷史文化吸引著我,讓我發奮學習,希望能成為這個城市的一分子。研究生畢業后,我通過考試來到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工作。踏進法院大門的那一刻,我心中充滿了神圣感,這就是我一直向往已久的法院。

  初到法院工作,正逢國家司法改革,要想當一名法官,必須要通過國家司法考試。院里的年輕人包括我,都是白天工作,利用業余時間備考,一年、二年,就這樣,大家都陸續通過了司法考試,現如今個個都是所在部門的業務骨干。

  在西安中院被任命為法官之初,我感覺很新鮮和自豪,但很快我就感受到肩上沉甸甸的責任,專業上要認真細致、容不得半點馬虎。我在食品藥品專業化合議庭工作,一方面需要扎實的法律基礎,另一方面更需要掌握食品藥品的專業知識。改革開放以來,人民群眾的生活水平越來越高,也越來越關注食品安全。而習近平總書記多次發表重要講話,要求保護人民群眾“舌尖上的安全”。在審理案件過程中,由于我們扎實的工作,群眾對我們予以了肯定,并給我們送來了錦旗。人民群眾對我們工作的認可,也堅定了我們保護食品安全的決心。  

【詳細】


  草原雛鷹迎朝陽 (中國畫) 楊力舟作

 


  參加開國大典

  □ 武耀芝

  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70年前的10月1日,我作為華北黨校的一名學員、一名參加過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戰士,榮幸地參加了開國大典,親耳聽到毛主席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雖然時間過去70年,但回憶起當年的情景,仍然難以忘懷,心潮澎湃。

  我1944年參加革命后,一直在家鄉山西祁縣從事地方武裝斗爭。1949年8月,我奉命到華北黨校參加學習,時年23歲。華北黨校校址在北京海淀區西苑,原是傅作義部隊的一座營房。當時,戰爭還沒有結束,但全國解放、新中國誕生已經指日可待,全黨正加緊培養各類管理干部,為新中國的成立做準備。我們入學后,爭分奪秒地投入到緊張繁忙的學習中。

  不久,學校接到上級通知,全校師生做好參加開國大典的準備!我們欣喜若狂,奔走相告,準備迎接這一激動人心時刻的到來。學習之余,我們安排時間緊鑼密鼓地開展隊列訓練。同時每人制作一個五角燈籠,為慶典增加喜慶氣氛。

【詳細】


 

 

  奮斗追夢七十載,中華兒女盡英才。

  強國富民成大業,開放共贏展風采。

  陸彩榮書

 


放 歌 祖 國  

□ 白庚勝(納西族)

  

  國慶·民族團結花車 孟永民攝

  在全地球5.1億平方公里的空間,

  有一方家園由我們生息;

  在全人類近萬年的文明史,

  時時有我們的行跡;

  在195面國旗的招展中,

  有一面五星紅旗由我們高舉;

  在76億人口的群山中,

  五分之一的我們巍然屹立。

【詳細】

 


千籃花 萬籃花——獻給新中國七十華誕

□ 敖俊德(蒙古族)

 

 今天是你的生日——

  千籃花,萬籃花,

  千萬籃鮮花扮靚了天安門廣場;

  千面旗,萬面旗,

  千萬面國旗隨朝陽映紅了城鄉。

 

  今天是你的生日——

  千支歌,萬支歌,

  千萬支贊歌都發自兒女的心房;

  千首詩,萬首詞,

  千萬首詩詞都盛贊祖國的輝煌。

【詳細】

 


  初心昭日月 豐碑立千秋

  —— 普洱民族團結誓詞碑回訪記

  □  景宜 

    2011年,兩位在誓詞碑上刻下自己名字的少數民族人士方有富(左)、肖子生在民族團結誓詞碑前。 李寅攝 

  在共和國成立70周年的這個秋天,我又一次回到故鄉云南,來到祖國邊疆普洱,踏上這片充滿愛與深情的土地。站在寧洱縣民族團結廣場,仰望著父輩們當年勒石為盟立下的“普洱民族團結誓詞碑”,仿佛空中又傳來他們響徹天地的誓言:

  “我們二十六種民族的代表,代表全普洱區各民族同胞,慎重地于此舉行了剽牛,喝了咒水,從此我們一心一意,團結到底,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誓為建設平等、自由、幸福的大家庭而奮斗!此誓。”

  1950年赴北京參加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一周年盛典的少數民族代表回到普洱。這一群剛翻身做主站起來的人們中,有土司頭人,有窮人奴隸。他們在走向新中國的那一刻起,共同做了一個歷史性的選擇,跟著共產黨走,建設一個平等自由幸福的新中國!

  他們用熱血作出盟誓,并在石碑上刻下了昭示子孫后代的誓言,還鄭重地用不同民族的文字刻下了自己的名字。從此,這塊碑被稱為“新中國民族團結第一碑”!

【詳細】


燈之傾向我的姿勢

 李山 

  我一直把燈當作奢侈品對待。

  因此屋里沒人而大開其燈,有特殊用意可以,無故如此,就不敢茍同。即便除夕之夜,新年鐘聲敲過,為圖吉利,那通紅的燈籠本要通宵達旦的,睡時我也要關掉。不是怕浪費,我是怕燈光寂寞。

  那一朵朵形態各異的光亮,被采火者自天空、大地擷取、收集,而以蓮花的姿勢傾向我,使一個個寂寞暗夜得以詩意地棲居。如果誰問我,一天中最幸福的時候是何時,我會說那是在夜深人靜時擁有一盞屬于自己的燈光。燈下弄弄文字,想想心事,或喝杯熱茶。

  燈,因其年代或樣貌、原材料之不同,傾向我的姿勢也迥然有異。

  一

  我最早使用的燈是油燈。有洋油燈,也叫煤油燈;還有豆油燈。

  洋油,也就是煤油,是燈的照明原料。凡是帶“洋”字的,肯定是舶來品。開始時中國不會造油,要靠外國的輪船從多霧的倫敦或杉樹林立的洛杉磯拉來,然后散入到中國僻遠的農家。

  盛洋油的燈體五花八門,可以是碗,新碗、爛碗俱可;也可以是矮瓶,大多用盛過墨水的廢瓶充之;也有專用的玻璃燈,在供銷社出售,但一般人不舍得花錢買。

  油、燈體俱有還不成,還要有燈芯、燈捻兒才算齊配。講究點的燈芯是用鐵制的細柳笛狀,上端有帽沿樣擋板。用粗棉線浸了油從芯中上下穿過,棉線上露一毫米許,用火柴點燃,屋里的黑暗便頓時退潮。

【詳細】


三峽花雨

葉梅 

  三峽多雨,小時候在外婆的木樓里,常伴著淅淅瀝瀝的雨聲和江邊的濤聲,聽外婆講神農架野人的故事。外婆的木樓在長江巫峽與西陵峽之間的巴東縣城,縣城只有一條窄窄的長街,我和表姐從街頭走到街尾,只要一杯茶的功夫。早些年,汽車經過時,會有中年的婦人拿起鐵皮喇叭叫喊:車子來噠,行人走兩旁。這情景一直被外鄉人當作笑話。

  小城建得早,千百年來,隨著時代的沉浮而變化。宋朝時20歲的寇準因中了進士來到巴東做縣令,只見“野水無人渡,孤舟盡日橫”,發奮改良農事,開拓南岸,將縣城從舊縣坪搬到了江南的金字山。抗戰時期,武漢一帶的學校和難民涌入三峽,巴東人口陡增,日本侵略者的飛機一連多次轟炸,小城和江邊的碼頭變成廢墟。新中國成立以后,小城煥發生機,雖然只有一條被人叫做“扁擔街”的獨街,但十多條被稱為“天梯”的小巷,從江畔一直攀沿到高高的金字山上,吊腳樓層層疊疊,木板房夾雜著水泥高樓,巴東人嗓門大,小街上的吆喝聲此起彼伏,從早到晚熱熱鬧鬧。

  1997年的夏天,隨著三峽工程的修建,巴東老城開始拆除。一聲炮響過后,依附于金字山的所有建筑物自下而上地逐漸剝離,鳳凰涅槃浴火重生,古老的小城抖落一千多年來披掛的衣衫和佩飾,還本來的純真秀麗。宋朝時寇準所主張的不足千人的搬遷曾一直被后人視為了不起的壯舉,但相比當代巴東人為三峽大壩所進行的遷移,就簡直是微不足道了。巴東作為三峽庫區移民的重點縣,又因同時境內興建的清江水布埡工程,搬遷涉及到一座縣城10多個鄉鎮100多個村,共5萬多人。

  新縣城先是準備建在離老城很近的黃土坡,可是那里不久出現了驚心動魄的滑坡體,于是又進一步西遷,到大坪、白土坡、營沱,但都先后發現了同樣的問題。陡峭的三峽居之不易,最后經過多次勘測,新縣城移至西瀼口。這一步步西遷的歷程好生艱難,有多少好男兒拋下英雄淚。然而經過多年的建設,昔日“巴東三峽巫峽長,猿鳴三聲淚沾裳”的峽江之畔,彩虹飛架,一座座雄奇的高架橋勾連起黃土坡到西瀼坡的十里長街,高樓林立,間插著花園草地,“冬來純綠松杉樹,春到間紅桃李花”,杜甫當年從四川沿江而下,在這楚蜀通道的西瀼口留下的詩句,成為今天巴東縣城的美麗寫照。

童話 苗青攝


一次難忘的評獎

   艾克拜爾·米吉提(哈薩克族) 

  今年10月,第六屆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會議在京召開,來自全國各地的各民族作家齊聚一堂,共襄盛舉。看到今天民族文學欣欣向榮、生機勃勃的發展現狀,我不由得想起一些塵封已久的往事。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中國。1980年5月召開的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會議決定,設立“全國少數民族文學獎”(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駿馬獎”),創辦《民族文學》雜志。1981年底,新中國成立后的第一屆(1976—1980)全國少數民族文學獎頒獎儀式在人民大會堂舉行,黨和國家領導人出席頒獎儀式,并確定“全國少數民族文學獎”要長期舉辦下去。由此,“全國少數民族文學獎”成為我國文壇的重要標志之一。

  1985年,中國作家協會和國家民委準備舉辦“第二屆全國少數民族文學獎”評選活動。當時,中國作協還沒有專門的少數民族文學機構,創作聯絡部民族文學處是后來應運而生的。為了全面推進評獎工作,中國作協成立了臨時工作機構“第二屆全國少數民族文學獎”評獎辦公室,我從《中國作家》雜志社被臨時抽調到評獎辦公室工作。

【詳細】


大美青海

隋青 

  從飛機場驅車前往西寧市的路上,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高速路兩邊金黃和火紅相間的綠化帶。金秋十月,綠化帶已經變成兩條色彩斑斕的彩帶,妝點著道路,妝點著城市的大門。從車窗眺望遠處,則是層林盡染的群山,映襯在藍的透亮,沒有一絲雜質的天空下。高原此時的秋色讓人感覺澄明、清澈,想駐足、想擁抱。

  進入市區,給我的第一感覺是潔凈整齊,街道上看不到一點垃圾紙屑,路邊的垃圾桶都擦得光潔發亮,整潔的城市與清朗的天空交相輝映。這是西寧嗎?是我曾經生活過9年的那個西寧嗎?上世紀80年代初的西寧,春天常刮風,姑娘們都有絲巾,不是為了美,而是用來防風沙。即便每天戴著紗巾,隨便抖抖頭發,還會掉落許多燒煤的煤渣。夏天是干曬,很少有雨,路邊稀稀拉拉的幾棵楊樹也都整日蒙著一層黃土,顯不出綠色植物應有的翠綠和油亮。我的腦海中,幾乎沒有秋的印象,因為一夜大風就將那僅有的幾棵楊樹的樹葉吹得精光,還沒來得及感受書本上描繪的金色秋天,就已經進入寒冷的冬天。高原城市的冬天干冷難熬,那時沒有完善的取暖設施和高質量的冬裝,大家里三層外三層,裹得嚴嚴實實,即便如此,也還是凍瘡長滿手腳。可能是由于氣候的原因,那時的西寧城市衛生狀況很差,整個城市似乎被蒙上了一層黃布。樓是黃磚砌的,山裸露出光禿禿的黃土,湟水河的水是黃色的,人也是土黃的。40年過去,西寧的變化讓我刮目,西寧的美讓我唏噓。今天的西寧,是青藏高原城鎮化建設應有的模樣——綠水青山、幸福和諧。

  從西寧出發向東南行駛約100公里,就到了黃南藏族自治州尖扎縣。這里是青海海拔最低的地方,有“小江南”的美譽。黃河在其境內流過。都說“天下黃河貴德清”,要我說,黃河最清在尖扎。尖扎的黃河水清澈見底、靜謐安詳,若不是風動吹起絲微漣漪,靜靜的河水就如同一面巨大的鏡子。黃河的美,美在尖扎;黃河的秀,秀在尖扎。尖扎因黃河而美,美了景色、美了物產。著名的坎布拉國家地質公園就在尖扎境內,公園因紅色砂礫構成的丹霞景色而著稱。因為海拔低,氣候適宜,尖扎物產豐富。全國1/3的三文魚出自尖扎,尖扎的河蟹能與陽澄湖蟹媲美。這幾年,在脫貧攻堅政策的扶持下,尖扎將居住在高山、牧區的各族群眾整體搬遷至黃河邊,依靠發展旅游業和種養殖業,當地的貧困戶不僅順利脫貧,還過上了安穩富裕的生活。從群眾的眼里,我看到了喜悅和幸福;從他們的嘴里,我聽到了對黨和政府由衷的感恩和對生活的滿足,那份質樸、那份真誠,讓我感動,催我淚下。

  從尖扎往南幾十公里就到了黃南州府所在地——同仁縣,我又感受到了另一種文化之美。同仁是熱貢藝術的發祥地,從15世紀開始,這里就有大批藝人從事藏傳佛教繪塑藝術。因同仁在藏語中稱“熱貢”,因此這一藝術被稱為“熱貢藝術”,包括繪畫、堆繡、雕塑等不同種類。在同仁,有數量眾多的熱貢藝術館和培訓基地,成千上萬的群眾在學習和傳承著熱貢藝術。特別是唐卡的繪制更是規模宏大,不僅從業人員多,而且唐卡繪制的題材、數量都令人嘆為觀止。文化的傳承在同仁已經成為自覺的行動,而且是帶動群眾脫貧致富的文化產業。一幅幅精美的唐卡,繪出的不只是佛經故事,更是新時代民族文化燦爛輝煌的歷史畫卷。同仁的美,是文化的美,是熱貢藝術散發的活力之美,是中華文化包容并蓄的意蘊之美。

【詳細】


        溫暖一位藏族老人的生命之光   

 王思亓 

  小時候,自由是一件太奢侈的事情,甚至連做人的資格都沒有,只希望能吃飽、有覺睡、不挨打。24歲那年,金珠瑪米(藏語,意為解放軍)來救我們了,鎖鏈被砸碎了,腰桿挺直了,我們不但做了人,而且做了主人。這都是中國共產黨的功勞。

  ——央金(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市康馬縣朗巴村村民,85歲)

  18歲那年,花樣年華的央金沒能擺脫命運的漩渦:農奴的女兒只能是農奴,她每天要看護主人的孩子,做繁重的家務。每頓飯就著水吃一些糌粑果腹。有時候,農奴主心情好,會把殘羹冷炙賞給央金。在舊西藏,農奴們時刻處在農奴主的壓迫之下。在農奴主的眼里,農奴就是會說話的工具。

  年輕的央金擅長舞蹈,一次,農奴主讓她代表地方莊園到拉薩城里表演。沒有車,央金只能徒步從日喀則前往拉薩。她僅有一雙破鞋,沒走多遠腳便被磨破了,只能忍著痛一步步往前挪。等到了拉薩,她雙腳腫得變了形,卻還是登臺完成了表演。

  過了一段時間,無法忍受拉薩莊園農奴主壓迫的央金,偷偷找到了當時在拉薩駐扎的解放軍部隊。此前,在反動政府的宣傳中,解放軍是“一群吃小孩、黃頭發、綠眼睛,像鬼一樣的人”。走投無路的央金見到解放軍后,發現他們完全不像傳言中那樣兇殘,而是一支紀律嚴明的隊伍。央金在解放軍的部隊里當起了廚師的幫手,戰士們對她十分友好。

  然而好景不長,一年后,拉薩莊園的管家發現了央金的行蹤,強行把她帶回莊園,并且不斷地審問,逼她交待和解放軍的關系。一夜之間,仿佛一切又回到了從前,央金再次陷入暗無天日的農奴生活,日子變得更苦了:莊園里的人無中生有地指責她,有的說她在解放軍里找了對象,有的說她是噶廈的叛徒,還有的說她加入了共產黨,時刻準備著復仇……

【詳細】


 

(編輯:張雪娥

[字號: ]


網站聲明
本網站是國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網站,所收集的資料主要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也不具有任何商業目的。如果您發現網站上內容不符合事實或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電話:010-82685629 電子郵箱:zgmzb@sina.com
感謝您對我網的關注!

最新新聞

專題

更多>>
  • 壯麗70年·民族文化巡禮
  • 2019 故鄉的路
  • 壯麗70年 我和我的祖國
特区七星彩 贵州11选5推荐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湖北彩票开奖30选5 10分快3是什么意思 湖北11选5胆拖表 皇冠比分网即时比分 体彩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燕赵河北排列7综合走势图 安徽麻将外挂 山西快乐十分历史开奖号码 彩票5分赛车 福建快3